首頁 > 聯合會領導講話 > 正文

高勇:開啟紡織非遺傳承發展新時代

文章來源:    發布時間:2019-11-07

  11月3日舉行的第三屆中國紡織非物質文化遺產大會上,中國紡織工業聯合會黨委書記高勇以《開啟紡織非遺傳承發展新時代》為題發表了主旨報告。將講話原文刊發如下:

 

開啟紡織非遺傳承發展新時代

中國紡織工業聯合會黨委書記 高勇

2019年11月3日

第三屆中國紡織非物質文化遺產大會

 

  今天我們在美麗的云南昆明學院召開第三屆中國紡織非物質文化遺產大會。本屆大會時逢多個重要歷史節點,在舉國上下共同慶祝新中國70周年,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向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求與不平衡、不充分發展之間的矛盾,在2020年將全面實現小康社會基礎上,我國開始向著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努力前進。從紡織行業看,紡織強國目標已經基本實現,進一步鞏固產業競爭優勢、推進行業邁向高質量發展、實現人民美好生活新期待,已經成為新時代紡織行業的主要戰略目標任務,而紡織非遺事業也將隨之步入新時代,為產業進一步轉型升級、實現未來的戰略目標提供重要文化軟實力支撐。

  為此,這次大會的主要任務是探討“開啟紡織非遺傳承發展新時代”的戰略部署和工作思路。下面我重點講二個方面的意見,供大家研討。

  一 紡織非遺事業取得令人注目的成績和主要問題

  取得的成績歸納起來主要有以下三個方面:

  一是紡織非遺事業的努力方向明確、良好生態環境已開始形成。中央和國家部委關于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和振興傳統工藝的文件精神,已成為紡織非遺工作的思想引領和行動指南,紡織非遺工作與國家有關戰略實施進行了有效對接,為文旅融合發展、鄉村扶貧與振興、促進消費升級、“一帶一路”建設等發揮了積極的作用。紡織非遺作為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的重要組成部分,凝聚著中華各民族世代相傳的紡、染、織、繡、印手工技藝和民族服飾的歷史文化精髓,越來越得到社會各界高度重視,各級政府部門、行業組織、企事業單位、設計與品牌機構、高等院校、新聞媒體對紡織非遺傳承發展的重要性和迫切性認識已得到統一,發揮各自的作用并且形成合力,紡織非遺事業發展開始形成良好的社會及行業氛圍,尤其是高等院校在學科建設、調查研究、研修研培、設計融合等方面做了大量的探索和創新,為紡織非遺事業提供了一定的人力資源。

  二是紡織非遺事業正在逐步形成傳承鏈條和推廣體系。非遺傳承人及傳承人群、非遺保護與研究機構、時尚設計與品牌運作、資本注入與園區建設、社會公益慈善活動、行業展覽與時裝周等,通過各種傳承傳播方式和平臺整合資源,逐步形成紡織非遺多元化的傳承鏈條,共同促進紡織非遺事業發展。特別是設計師群體深入鄉村田野獲取大量非遺元素,用心推動傳統技藝與現代時尚設計融合,在國內外時尚舞臺上展示對中華多民族傳統文化的自信和摯愛。紡織非遺在不少民族地區與脫貧攻堅、擴大就業、鄉村振興緊密結合并且發揮了積極作用,給成千上萬的留守婦女和手藝人帶來了收益和尊嚴,“媽媽制造”、“簽約繡娘手工坊”、“深山集市”等就是成功的運行模式。老百姓對紡織非遺商品認知度也有所提高,通過展覽展示、時尚發布、現場體驗、商業推廣、網絡銷售等方式,在諸多市場推廣平臺上,既獲得精神領域的享受,有也物質方面的品味和滿足,消費正在成為紡織非遺事業發展的重要市場動力。

  三是中紡聯非遺工作取得了明顯的進展。一年一度的行業非遺大會作為一個非遺大類、由行業組織舉辦的全國性會議,已成為展示紡織非遺傳承發展成果和交流思想的重要平臺,大會發出的聲音有風向標的作用,推出的非遺推廣大使已成為紡織非遺事業的代言人和領頭人,大會已成為行業的一項品牌活動。中國國際時裝周、“錦繡中華”非遺服飾秀,已成為紡織傳統工藝與現代時尚設計融合發展與發布的制高點。在北京、上海、大連、潮州等地舉辦各類紡織非遺展覽,推動傳統工藝產品市場化進程和走向當代生活,獲得了業內外的高度關注和好評。重視紡織非遺的田野調查,先后赴西藏、云南、貴州、湖南、重慶、內蒙等地,重點關注少數民族地區,摸清基層傳承人群生存發展狀況,尋找行業非遺工作的著力點,為相關政府部門振興傳統工藝建言獻策,其中對內蒙古科佑中旗蒙古族刺繡產業創新創業取得的成績,給予了行業層面的肯定。編撰和發布《中國紡織非物質文化遺產發展報告》,載錄紡織行業非遺事業歷史發展進程和中紡聯非遺工作印記。積極協調潮繡傳統工藝的學術研究工作,組織國內權威專家編撰潮繡歷史、文化與技法的獨家專著,將由中國紡織出版社正式出版,為研究其他紡織類傳統技藝提供了可借鑒的模板。

  在肯定所取得成績的同時,應該看到紡織非遺事業還有許多面臨的問題需要探索和解決。主要有:如何結合行業實際更加有效推動紡織非遺事業實現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科學而合理地解決“守”與“變”的辯證關系;紡織傳統工藝的基礎性研究尚有許多空白需要填補,客觀系統研究、挖掘紡織非遺的本真性和現代傳承發展的文化與經濟價值;非遺傳統工藝融入現代服飾、家居用品、文化旅游、藝術創造等系列化產品設計開發有待進一步拓展;如何建立紡織非遺傳承鏈條中各相關方的合作和經濟協調機制,進而打通并穩定可持續運行這個鏈條需要深入探討和實踐;非遺設計展示多而消費少,非遺國際文化交流多而貿易少,非遺紡織類產品的市場渠道還不暢通,消費動力顯得不足;紡織非遺保護傳承事業發展不平衡,尚未形成東西部地區資源稟賦不同而應實現互補性發展的格局。

  上述問題是紡織非遺傳事業發展中的主要問題,有些屬于與其他行業一樣存在的共性問題。當然,我們不可能因為這些問題或難題的存在就產生困惑和沮喪,一定要堅定發展紡織非遺事業的信心,觀其大勢繼續向前,迎接紡織非遺傳承發展的新時代。

  二 抓住發展機遇 開啟紡織非遺傳承發展新時代

  綜觀國家和行業大局,我們的紡織非遺事業正處在多個重要歷史節點,面臨著許多重要的發展機遇和工作的切入點。具體分析起來,大體有下列四個方面值得我們關注:

  第一、我國經濟社會發展進入新時代,高度強調文化自信,弘揚優秀傳統文化,期待人民更加美好的生活,這應該是發展紡織非遺事業的根本宗旨和戰略追求。紡織非遺應該成為中國非遺大家族的一個耀眼奪目的文明之花,在我國進入新時代歷史進程中,與時俱進地發揮美化生活、裝飾人間、追求時尚的作用,全心構筑根系傳統文化、彰顯當代生活智慧、寄托人民美好愿望的物質載體和精神家園。

  第二、我國紡織工業已成為具有世界影響力的產業。最近,中國工程院原院長周濟介紹了中國工程院研究的《中國產業鏈安全性評估報告》提到,經過國際比較分析,把紡織和通信設備、先進軌道交通、輸變電裝備、家用電器五大產業評定為世界領先產業,這與我們行業目前所達到的發展水平是基本一致的。進入新時代,我們已經不再是所謂的傳統勞動密集型產業,“科技、時尚、綠色”成為紡織行業新定位,三者之間相輔相成、共為一體,其中的“時尚”應該與傳統文化和傳統工藝融合才能有“根基”和“靈魂”。世界領先不能只是制造領先,文化也應為世界所認知,紡織非遺事業應該為擔此使命做出特殊貢獻。

  第三、紡織非遺傳承發展的產業資源及社會支撐體系開始形成,只有把開啟和進入新時代的目標統一好,運行體系與經濟機制協調好,相互依存及共同推進的平臺建設好,紡織非遺事業一定能和國家、社會和紡織產業同行,與強國紡織建設同行,為保持世界領先產業地位助力,紡織非遺事業就能綻放出更加奪目的光彩。

  第四、伴隨小康社會的全面建成,人們對文化消費將會與日俱增,隨著文化自信意識增強和非遺產品的審美及功能取向更加貼近現代生活,傳統工藝的消費品將會成為引領消費潮流的重要源泉。紡織非遺消費品與人們日常生活息息相關,品類多、分布廣、需求大,傳統工藝易于與現代時尚設計結合,在服飾、家居、旅游、文創、藝術等領域都會有可能擴大的市場空間,來自精神和物質層面的消費將越來越成為紡織非遺事業發展的主要動力。 上述所描述的發展機遇,為開啟紡織非遺傳承發展新時代提供了重要前提,而貫徹落實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的“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必須堅持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則是新時代發展紡織非遺事業的指導方針,在國家倡導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振興傳統工藝,各級政府和社會各界高度重視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保護和傳承的良好氛圍中,紡織行業必須進一步積極響應國家號召與社會同步,在政府主管部門的指導和政策支持下,與相關機構協同合作,努力促進紡織非遺在傳統文化與現實生產生活的緊密融合,為踐行“科技、時尚、綠色”的紡織強國夢和鞏固世界領先的產業地位,把非遺工作進一步做深做實,努力開啟紡織非遺傳承發展新時代。

  中國紡織工業聯合會作為行業非遺事業的協調服務機構,我們將在總結以往工作實踐的基礎上,發揮自身的資源和平臺優勢,積極探索開啟紡織非遺傳承發展新時代的有效途徑,下一步我們將按照下列思路開展工作:

  第一、增強貫徹“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理念的自覺性、實踐性和前瞻性,把紡織非遺傳承與發展列入行業“十四五”規劃的編制工作,結合國家非遺工作宏觀政策和行業發展總體要求,提出行業非遺事業發展的目標方向、任務措施,作為行業非遺傳承發展的基本遵循和工作準則。

  第二、在積極協同文化部門、科研院所、高等院校研究和保護紡織非遺傳統技藝的條件下,發揮行業和企業資源整合優勢,全力建設紡織傳統工藝與時尚設計、現代科技、生產加工、渠道建設融合發展的傳承鏈條、經濟機制和市場運作體系,讓源頭的非遺資源與終端的生活消費實現對接,真正做到“見人、見物、見生活”,實現紡織非遺生產生活的活態傳承。

  第三、進一步發揮行業博覽會和時裝周平臺優勢,引領非遺與現代生活結合的時尚潮流,鼓勵設計師、品牌企業把傳承傳統文化與工藝作為責任和使命,努力打造融合非遺元素和可生產、可流通、可消費的紡織非遺品牌產品,滿足人們對傳統文化的精神與物質需求,促進紡織非遺文化價值與經濟價值的統一。

  第四、鑒于我國紡織非遺資源大多數分布在少數民族地區,西部民族省份更為集中,需要更多幫扶和資源輸入,雖然有些非政府組織、公益基金會和有公德善心的企業家做了不少工作,但我們作為全國性行業組織要高度重視、積極推進少數民族紡織非遺保護傳承,助力精準扶貧和鄉村振興,以充分展現紡織非遺事業的社會責任和公益精神。

  第五、促進紡織非遺與文化旅游、工藝美術、家居裝飾、民俗婚慶、影視劇表演等相關行業和文創企業跨界融合,借助“一帶一路”建設和對外文化與經貿往來,傳播中國紡織非遺事業創造的歷史和輝煌,提高在世界的品牌知名度,為建設和鞏固中華優秀傳統文化與傳統工藝保護傳承體系,講好紡織的故事,綻放紡織的風彩,做出紡織的貢獻。

  同志們、朋友們,讓我們按照黨和國家關于弘揚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文化、振興傳統工藝的戰略部署,緊密結合紡織產業發展整體要求,與時俱進,扎實推進,求真務實,齊心協力,為開啟紡織非遺傳承發展新時代而不懈努力。

 

江西彩票时时彩